修一座门楼 续一段文脉

李海霞

2019年04月12日18:02  来源:北京晚报
 
原标题:修一座门楼 续一段文脉

  修复前

  修复后

  “要进院子先得入门,四合院好比一本大书,这大门就是封面。人们见到一本书,都先看封面,了解一下它是谁写的、大致内容。四合院也一样,生人到此,在门前一站,上下左右一瞧,对这家主人就能知道个大概。是官宦还是商民?若是官员,又是什么品级?是否王公贵族?有什么爵位?受什么封赏?从这大门上都能找到记号,看到标志。如果要进去拜访,知道这些就不致失礼露怯。”

  这是作家邓友梅先生在《四合院》中对“门”的一段介绍,从中可以看出老北京人对大门的重视。门,不仅是宅院的出入通道,还承载着主人的身份、职业、家境及社会地位……它是遵守“门当户对”这个老规矩的基础,也是中国传统理念“礼儿”的体现,所以,过去,胡同里大门的建设有着严格的等级规定,既不能越制,也不能混搭。现在,北京的很多胡同都在整治,门楼的修缮是一项重要内容,为了尊重历史,传承文脉,很多门楼的修缮也是按照以前老的规矩、老的工艺做的,东城区朝阳门街道的礼士胡同43号院就是其中之一,几十年、几百年过去了,人们还可以从这座大门中看到它旧时的痕迹,读懂它传达出来的信息密码。

  饱经沧桑的“大宅门”

  礼士胡同是北京小有名气的一条胡同,东起朝阳门南小街,西至东四南大街。在明清时代,这里是贩卖驴骡的市场,叫“驴市胡同”。直至清末宣统年间,这儿废除了牲口市场,人们根据“礼贤下士”的雅意,依其谐音改称之“礼士胡同”。

  礼士胡同之所以小有名气,主要是因为从胡同一头溜达到另一头,能看到几个精美、气派的“大宅门”,其中包括拍摄《大宅门》的外景地礼士胡同129号以及礼士胡同43号。

  礼士胡同43号目前是个大杂院,里面盖满了房子,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大户人家的样子,但门口的广亮大门,以及门口的影壁、门墩、石敢当、上马石则传递它曾经的辉煌。对于这座宅子的原主人,有一种说法是体仁阁大学士刘墉的故居,也有一种说法是大学士敬信的故居,因为年代久远,目前说法不一。

  “广亮大门的级别仅仅低于王府、贝勒府、贝子府等皇亲贵胄的府邸大门,是公侯以下的民居中大门等级最高的一种。不管原主人是谁,以前的官品一定不低的。”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的设计师谭涛介绍说。谭涛是负责修缮礼士胡同43号院广亮大门的主要设计师。

  话虽是这么说,但谭涛仍然记得他第一次来到43号院时,看到的残破情景。“那时,因为年久失修,这座广亮大门的屋顶上长满了杂草,大门的椽子已经‘塌腰’,另外,门漆脱落、构件残损,地面上的石砖也凹凸不平。大门外两侧的八字影壁处分别开了两家餐饮店,关停后,门被堵上了,上面刷了补丁一样的一块灰色泥浆……”

  虽然看着有些让人心疼,但在谭涛看来,这座广亮大门就像一位饱经风霜、有些落魄的贤达老人,虽然外表有些不堪,但丰厚的底蕴和无形的气韵还在,值得珍视和好好修缮。

  “补裘法”修补老门楼

  “大家都知道,修补一件衣服,要保证新旧能衔接自然、恢复原样,比做一件新衣服还要难,更何况这件衣服是一件被虫蛀严重的华贵裘皮大衣,需要一个小窟窿一个小窟窿的精心、耐心缝补。”谭涛他们认为,这座广亮大门就像门楼里的“裘皮大衣”,需要用“补裘”的态度去用心修缮。为此,尽管资金有限,他们还是请来了专业的文物修缮施工队伍来修缮。

  “在修缮这座门楼的过程中,我们一直坚持两个原则,一是尽量保存原有的历史信息,能不动就不动,能保留就保留,哪怕几片瓦、半块砖、半段椽子……二是保持整体性,尽量做到修旧如旧、浑然一体,让它恢复原有的美感。”

  为了保留原有的历史信息,他们在修缮旧墙的时候,用的是“掏剔法”,如果一块老砖破损不太严重,表面有些酥化,就用砖末儿和麻刀灰抹平、勾缝,涂上无色、透明的砖石保护剂,防止继续酥化即可;如果破损比较严重,就要把坏的部分掏出来,用收集的老砖替换上。

  “虽然有些细碎,但老的东西能留就留。椽子、门板也是一样,哪段破损严重,就锯掉哪段,拿一段好的替上,不是全换新的。另外,翻建屋顶时,屋顶上的瓦,大部分也是用的原有的旧瓦。”谭涛说,这些旧的东西虽然不好看,但是历史信息承载和传承的符号,所以应保尽保。

  除了尽量保存原有老物件,在施工工艺上,他们也采用的是传统的修缮方式。

  “比如修缮屋顶时,没有铺设现代的防水、保温材料,而是用传统的‘封土’方式,铺上20厘米左右的土层后,再铺瓦,施工麻烦,对铺瓦的技术要求也很高。”

  据谭涛介绍,老的施工工艺中,最费时间的是门板涂漆,他们采用的“一麻五灰”方式,这种方式有10多道工序,刷漆很费时间,需要晾晒,第一遍漆干透了,才能刷第二遍。但经过这样处理后的门结实耐用,不会出现油漆爆皮儿的现象。

  废物堆中淘出“老宝贝”

  把43号院门楼主体修缮好后,谭涛他们对门外两侧的影壁墙和墙顶的灰瓦也进行了处理,并把门前的上马石、石敢当恢复到了原位。说到石敢当, 还有一个故事。

  “石敢当又称‘泰山石敢当’,现在,许多人都不知其为何物。实际上,在老北京,过去是很常见的一种镇宅之物。人们取其所向无敌之意,将这几个字刻在小石碑上,立在四合院门前,或嵌砌在墙体里,用来镇鬼禳灾。我们在修缮43号院门楼的时候,发现门外一侧有块石敢当,石敢当一般都是一对,另一块却不知所踪,于是,我们就到处找,找来找去,在院子角落的一处废物堆里发现了。大家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的嘛,就当垃圾在那儿扔着,并且底座已经没了。我们找到后,给它做了一个可以移动的底座儿,重新立在了大门外。”

  至于为什么做一个移动的底座儿?谭涛解释:“我们在这座门楼的修缮过程中,本着善待每一个物件,做一个就做好一个的原则,有能力的情况下,就给它修缮好;如果暂时没能力,也不做破坏式修缮,而是保护好它的现状,为日后修缮预留出空间。”

  谭涛还补充说:“对于这种应保尽保的理念和修旧如旧的方式,朝阳门街道一直大力支持。修缮过程中,北工大和北规院的责任规划师团队也一直给予专业的指导和监督,发现修缮过程中的问题,及时提出整改要求,所以说,别看这一个小小的门楼,凝结了很多人的汗水和心血。”

  现在,礼士胡同43号院的广亮大门已经修好了,一座古朴、素雅、庄重的“大宅门”又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。让谭涛感到欣慰的是,随着人们对老城保护越来越重视,他们这种“古法修缮”、“修旧如旧”的理念得到了更多人的认可,这也让很多胡同里的老人感觉到,以前记忆中的家又回来了。

  专家说法

  提倡“尊重原貌、应保尽保”的修缮方式

  ■《北京历史文化街区风貌保护与更新设计导则》主要起草者之一

  北京工业大学 惠晓曦

  广亮门、金柱门、蛮子门、如意门是北京胡同里四合院街门的几种常见形式。传统上,广亮门是品级比较高的官员家才能用的街门型制,其门道在门扇内外各有一半。金柱门也是官员之家采用的街门型制,其等级略低于广亮门。由于金柱门的门扇装在了中柱和外檐柱之间的外金柱位置上,因此,门扇外面的门道浅而门扇里边的门道深。蛮子门是富商家庭常用的街门型制。门扇装在靠外檐柱间,在气势上不及广亮及金柱门,但里面的空间很大,可以存放物品,较实用。如意门则是北京四合院中最为常见的街门型制。如意门是在外檐柱间设墙,再在墙上开门,门头经常饰以较为华丽的砖雕。

  从这些街门型制中可以看出,北京四合院的门是有丰富的内涵的,它们是当时经济发展的注脚,是中国文化的缩影,也是中国建筑艺术水平的见证。

  在目前的胡同整治中,对这些老门楼进行修缮时,“尊重原貌、应保尽保”的理念很重要。老建筑虽然有些斑驳和残缺,但有它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,应该对它们足够珍视和爱护。否则,它们没了,历史的记忆也就没了,因此,对于保留历史信息、恢复历史原貌这样的修缮方式,在《北京历史文化街区风貌保护与更新设计导则》中是提倡的,东城区朝阳门街道礼士胡同、史家胡同的几处门楼修缮也都是这样做的。

  另外,东城区东四四条等处在胡同沿线进行街门修缮时,通过调查、考证,并在征得院落居民同意的前提下,复原了部分蛮子门、如意门门楼传统的“黑红净”彩画做法,局部恢复了胡同的历史风貌。本报记者 李海霞

(责编:孔海丽、夏晓伦)